• <menu id="ocyec"></menu>
  • <xmp id="ocyec"><menu id="ocyec"></menu>
    <menu id="ocyec"><code id="ocyec"></code></menu>
  •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科學普及 > 科普文章

    鄱陽湖何以成為冬季候鳥家園

    2021-01-16 光明日報
    【字體:

    語音播報

    在南昌高新區五星墾殖場白鶴小鎮濕地中棲息的白鶴。王欖華攝/光明圖片

      “鄱湖鳥,知多少,飛時遮盡云和月,落時不見湖邊草?!边@首民謠形象地描述了候鳥在鄱陽湖越冬的壯觀場景,也展現出鄱陽湖作為冬季候鳥家園的美麗畫卷。

      鄱陽湖是“東亞—澳大利西亞”候鳥遷徙路線上最重要的水鳥越冬地,共記錄到鳥類20目76科235屬462種,占我國1445種鳥類的31.97%。2021年新年伊始,根據江西省對鄱陽湖越冬水鳥開展的全湖調查,共監測到越冬水鳥68種,數量達68萬余只。

      在鄱陽湖越冬的水鳥不僅種類多、數量大,而且珍稀瀕危種類之多也為國內外罕見。相關監測顯示:約有4000只白鶴和超過3萬只鴻雁在鄱陽湖越冬,均是迄今發現的世界上最大的越冬候鳥種群;此外,占全世界80%的東方白鸛也在此越冬。白鶴、鴻雁、東方白鸛、小天鵝、白琵鷺等18種水鳥均超過占全球種群數量1%的國際重要濕地標準。在鄱陽湖越冬的水鳥中,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受威脅的物種有23種。其中,白鶴、青頭潛鴨、勺嘴鷸屬于極危等級(CR);東方白鸛、黑臉琵鷺、中華秋沙鴨、大杓鷸、小青腳鷸和大濱鷸屬于瀕危等級(EN);小白額雁、鴻雁、白頭鶴、白枕鶴等13種屬于易危等級(VU)。

      鄱陽湖是一個過水性、吞吐型湖泊,與長江的天然聯系成為濕地發育的重要水文環境,而豐枯季的水文節律則造就出多樣化的生境,為越冬候鳥提供了豐富的食物資源和棲息地環境。

      鄱陽湖存在著明顯的洪、枯水期水位變化:每年4月至9月為汛期,湖水水位上漲,中高水位持續;10月至翌年3月為枯水期,水位迅速下降,呈現出“洪水一片、枯水一線”的特點。在枯水期,隨著水位下降,水落灘出,形成廣闊的洲灘和獨立的碟形湖。等到10月至11月份,大批越冬候鳥陸續到達,在主湖區、洲灘和碟形湖棲息,次年3月再陸續離開。年復一年的豐枯水文節律變化,直接驅動了鄱陽湖濕地的植物生長、魚類繁育與候鳥棲息,可謂“恰逢其時”。

      鄱陽湖濕地面積大,擁有豐富的植物、魚類與底棲生物,可為不同食性的鳥類提供食物保障。例如,白鶴、鴻雁等在越冬地首選的食物是苦草塊莖,會在湖水退去的泥灘中掘取塊莖;東方白鸛是雜食動物,以鯽魚、泥鰍等魚類為主要食物,也捕食軟體動物、甲殼綱動物和昆蟲等;反嘴鷸主要以小型甲殼類、昆蟲幼蟲、蠕蟲和軟體動物等小型無脊椎動物為食,在淺水區通過長而上翹的嘴在底泥表面左右來回掃動覓食。

      碟形湖是指鄱陽湖湖盆區內枯水季節顯露于洲灘之中的季節性子湖泊。鄱陽湖有碟形湖102個,總面積800多平方千米,占鄱陽湖總面積的20%以上。其中,江西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江西鄱陽湖南磯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分別擁有9個和38個碟形湖。碟形湖湖底平坦,高程分布多在12米至15米之間。當鄱陽湖星子站水位降到16米時(吳淞高程),碟形湖漸次與主湖區分離,形成孤立的水域,適宜的水深、透光和溫度為沉水植物、魚類和底棲生物的生長和繁育提供了良好的環境條件。長期以來,為了捕撈魚類,鄱陽湖區形成了“塹秋湖”的漁業作業方式。每年10月左右,待與主湖區分離以后,碟形湖開始放水,到12月底至次年春節期間逐漸放干,便可收獲湖中的野生魚并上市銷售。這種獨特的水位調度方式使碟形湖洲灘漸次露出,苔草陸續萌發、生長,為豆雁、白額雁、小白額雁等草食性水鳥提供了鮮嫩的食物;與此同時,不斷下移的水邊線為白鶴、東方白鸛、小天鵝等提供了豐富的可食用植物塊莖、魚類和底棲生物——可以說,碟形湖水位調度方式是越冬候鳥的“紅利”。隨著長江十年禁漁,“塹秋湖”的作業方式退出了歷史舞臺,但碟形湖這種水位調度方式仍應通過合理途徑和科學方式繼續保持。

      近年來,江西省開展了一系列候鳥保護行動。2019年,開展省鳥評選活動,舉辦鄱陽湖首屆國際觀鳥周活動,創建九江吳城國際候鳥小鎮等。2020年,鄱陽湖實施為期10年的禁捕,并在南昌高新區五星墾殖場打造白鶴小鎮等。此外,自然保護區、科研機構、民間環保組織和公眾也在開展形式多樣的生態監測、鳥類調查巡護、棲息地修復、自然教育等活動,大家共同為創建鄱陽湖候鳥家園“保駕護航”。

      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來,鄱陽湖濕地正在發生一系列變化。長江上游大型水利工程建成運行后,鄱陽湖枯水期提前,濕地植被每年提前20天至30天萌發。10月下旬以后,越冬植食性雁類陸續到達鄱陽湖,此時許多苔草已不適合雁類取食。此外,沉水植被的分布范圍也因常年水體面積萎縮而減少,且受夏季最高水位等影響而極不穩定。例如,2020年夏季高水位和冬季低水位均對越冬候鳥產生不利影響。其中,2020年7月,鄱陽湖發生超歷史大洪水并持續在高水位運行,大大降低了水體透明度,影響到沉水植物的光合作用,碟形湖中的苦草等沉水植物塊莖分布密度低,上千只白鶴只好到南昌五星墾殖場的藕田中覓食。2020年11月后,鄱陽湖水位迅速下降,僅10天便從12米下降到10米,進入長時間的低枯水期,再加上碟形湖未能有效科學調度,可供候鳥覓食的有效棲息地面積大為減少,在湖區周邊水稻田覓食的鶴類、雁類等水鳥數量明顯多于往年。

      由以上敘述可見,作為冬季候鳥家園,鄱陽湖需要也值得我們去精心呵護。

     ?。ㄗ髡撸河谛悴?,系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1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網站標識碼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鲁能现场直播